您的位置:足彩 > 鶴崗新聞

足彩:鶴崗買房樣本:最低1.9萬元一套,靠直播當地生活賺錢

來源:黑龍江新聞網 作者:本站 發布時間:2020-01-06

足彩 www.tzbsy.com 有人半生流浪,攢下微薄積蓄,來到鶴崗,為漂泊的人生畫上句點;有人看上了這座城市的流量,到鶴崗買房全當短視頻內容創作的前期投入。在這座半年都下著雪的城市,沒有大城市的燈紅酒綠,沒有一流的醫療教育資源,也沒有高薪的就業機會。

但至少,在這里,房子真正回歸了住的屬性。

齊聚最窮買房團

中國的樓市,永遠不缺故事。有人拼盡一生只求在北上廣擁有一扇窗戶,也有人揣著2萬塊錢現金從南方飛到鶴崗買套房。

2萬塊錢,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到處都是房子,這里是絕對的買方市場。如若不買,租也可以,只要你付全年兩三千元的取暖費,房子可以送你白住。

去鶴崗買房這股逆勢潮流,最初是從一個叫李海的年輕人開始的。

李海是一名海員,今年33歲,浙江舟山人。一年中,他有半年的時間都在海上,剩下的時間居無定所。用他的話來說,老家舟山沒有一個能容納肉身之地,當地房價1.6萬一平方米,很多同事為了還房貸,一年都在船上, 我之前一直租房,有時候我還在船上,房東一個電話打過來就讓我搬家。

(圖中拎著水果的年輕人就是開創漂泊者去鶴崗買房的李海)

在今年四月份看到一篇《黑龍江鶴崗房價驚現 白菜價 :一套房賣1.9萬》的文章后,李海帶著攢下的五六萬塊錢,一張硬座火車票,前后三天,跨越2900公里,花了5.8萬元,在鶴崗買了一套77平方米兩室一廳的房子。

李海在百度流浪吧里記錄了自己買房的全過程,這個貼吧里聚集了大量居無定所、四處漂泊的年輕人,他也因此變成了最火的 流浪漢 。對他而言,最大的意義是奔波大半個中國,終于有了自己的容身之所,為自己前半生的流浪生活畫上句號。

(圖為李海在鶴崗所買房子的一間臥室)

至此,大批年輕人登陸這片土地。至少,在鶴崗這座城市,能安放肉身。

在鶴崗,賣房人會略去平方米單價,直接寫上 XX平方米,X萬元 ,再留個小區名字和電話號碼,一如東北人的性格,干脆利落。

與所有城市一樣,人一旦涌來,房價就有上漲的可能。目前,鶴崗已經沒有1.9萬元一套的房子了,5萬元以下的房子,基本上也都是頂樓,而這些頂樓幾乎已經被年輕人的外地人買光了。

在收緊的調控政策下,一二線城市的房產中介很多已經一年沒有 開張 了。而在鶴崗,這大半年,則是來買房的外地人太多,當地的房產中介快不夠用了。

梁云鵬就是當初賣給李海房子的房產中介, 我賣外地最多,一個月就能賣2、30戶。 另外,他說: 在這賣房我才知道有這樣一個群體,以前真的不知道還有這種群體。

短視頻內容創業者的福地

在東北,重工業是燒烤,輕工業以前是喊麥,現在是直播。戲謔中,也透著幾分真實。

在抖音上,一位叫 鄭前 的26歲廣東仔,發布了自己從10月份開始一路北上,最終在鶴崗買了一套 別墅 并在這里定居的生活內容。在他每一個作品下面,都有來自各地的人詢問諸如 鶴崗當地人說話能聽懂嗎 到底有多冷 房子真的那么便宜嗎 這樣的問題。

剛來的一段時間,鄭前每天都在發開心玩雪的短視頻。到了明年夏天,他就會知道,在鶴崗這里,其實一年中有半年都在下雪,從10月份下到5月份,而這恰好也是供暖的時間,每年9月末和5月初都是一段要靠電褥子 續命 的難熬日子。鄭前買的 別墅 事實上就是一座孤零零的平房,他花了3萬元。目前, 別墅 還沒有裝修,因為冬天太冷,沒辦法動工,只能等明年開春再說。

目前,鄭前的所有作品中點贊數最高的是一個關于在鶴崗買菜的短視頻:遍地的干貨,各種海鮮和凍梨、凍柿子等靈魂水果都是在地上鋪一張紙殼,直接放上面賣的;想要買活魚要去在由塑料布搭建的棚子里面,里面有加熱設備,不過拿到手里的活魚,出了棚子過一會也就被凍死了;去一趟超市,海鮮價格跟廣州差不多,花了700多元,感慨把1/50套房子吃沒了

這干凈的天空,不就是大家要的彩虹嗎? 鄭前很喜歡這里,干凈的空氣、復古的俄式建筑、沒有壓力的生活、暢快的交通等等,但他沒有回復粉絲為何從廣州來到鶴崗,他只是說 不顧全家人的反對,壓力很大 。有人在他作品下方評論 逃離北上廣,我要去鶴崗! 他回復了一個捂臉的表情。

與李海不同,鄭前不只是想有一個容身之所,更多的可能是想通過短視頻平臺為自己積累流量。不過發了10幾個作品,鄭前就吸來了4萬粉絲。畢竟,鶴崗這兩個字就自帶流量。當流量足夠多時,就可以通過植入廣告等方式變現。

在全民短視頻創業的時代,對于鄭前來說,3萬元不僅能帶來流量,關鍵是還能留下一套房,這錢花得值。

鄭前穿越4000公里的故事,只是千千萬萬外地人對鶴崗這座城市進行短視頻內容創作的一個縮影。在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到處能看到關于鶴崗這座城市的點點滴滴。

唯一不好的就是,冬天太冷了,直播進行到一半,要么手凍得不行,要么手機凍到自動關機。

這座城市的明天會怎樣

若不是因為房子便宜,沒有人會關心這座煤炭資源枯竭的城市。

鶴崗是黑龍江省的地級市,北接俄羅斯,曾經有豐富的煤炭資源,同時,它還是黑水女真的故鄉,滿洲皇族的發祥地,清金文化的聚集地。

2012年,鶴崗全市GDP為358億元,人均為32995元,并沒有比全國人均值的38345元低多少??傷四苤?,這竟是鶴崗經濟最后的高光時刻。

隨后幾年,鶴崗GDP連續大幅下滑。目前,能查到的最新數據是2017年的統計公報,當年GDP為282.9億元,較輝煌的2012年減少了21%。2020年馬上就要來了,而鶴崗2018年的公報仍然沒有公布。通常,各地公報的發布時間為上半年。

在更早之前的2014年,公報也曾難產了一次。人們只能通過2015年公報中的數據,倒推出2014年鶴崗的經濟指標 當年GDP僅為255.77億元,同比下降了20%。

在GDP斷崖下滑的背后,也是近年來鶴崗當地人民收入低迷的事實。

相關數據顯示,2017年鶴崗城鎮非私營單位的平均工資為51787元。但是2017年鶴崗人口為100.9萬人,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數不過占總體人口的10%左右。相比之下,鶴崗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要低得多,2017年平均工資為32993元,平均到一個月不足2800元。

在鶴崗私營單位的11個行業中,工資最高的為金融業,也不過36514元一年。農、林、牧、漁業,制造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房地產業等,年平均工資均不足3萬元,月平均工資不足2500元。

更糟糕的是,這座城市每天都有人離開,而這也是當地幾萬塊錢就能買套房的深層原因。

也就是從2012年開始,鶴崗人口開始明顯下降:短短7年時間,鶴崗人口從2011年的108.8萬人,降低到2018年的99.5萬人,下降了9%。如果繼續按此速度下降的話,30年之后,鶴崗人口將只有9萬人,相當于一個人口小縣。

從公開的公報中,能找到仍保持人口增長的最近記錄是2008年。當年,公報稱共有109.41萬人,同比增加了800人。而當年鶴崗的人口出生率6.2 ,人口死亡率5.76 ,人口自然增長率0.44 ,這意味著刨去自然增長之外,還有300多人的少量正向流入。

再來看一下鶴崗的經濟結構,以煤礦為主體的第二產業,在最低谷的2014年,只有77.24億元,幾乎只是2012年最高峰的一半。第一產業的表現稍好一些,雖然有所下滑但基本維持在93億元左右。只有第三產業保持相對正常的增速,6年時間增長了20億元;但年復合增長率不足4%,遠低于全國和全省同期的GDP增速。

面對著第二產業急劇萎縮釋放出來的龐大勞動力,尚不強大的第三產業只能吸納其中的少量人員。大量的閑散勞動力,只能離開家鄉去外地尋找出路。由于年輕勞動力大量流失,鶴崗也是一座老齡化嚴重的城市。

有意思的是,低房價和生活成本等經濟衰退的負面效果,正在變成鶴崗的相對優勢,加上較佳的自然生態環境,這些都成為吸引外來人口流入的積極因素。前文提到的李海、鄭前,他們都是外來人口中的代表者。

鶴崗這座東北邊城,眼下正處于艱難的轉型中,但陣痛中也孕育著希望。

{ganrao}